遠流出版王榮文董事長給文化部周司長的信

周司長 尊鑒:

謝謝您的說明信和新聞稿。我這次會替郝明義站台,固然因為他談的是公義不是私利,談的是兩岸談判整體策略,另一緣由,他要政府積極替出版業者打開華文最大市場,中國大陸的13億人口市場,他擔心如果印刷跟跨境交付的零售市場被大陸攻進,未來文化部要鞏固台灣出版人的利基將更難。

他的見解,和我長期觀察的中國國家大戰略是相同的;他們很清楚可以讓作家、學者和國際能人的知識、技術和智慧進到中國,只要那是它透過國營出版社選擇吸納的。中國不放心把這工作交給外地,包括台灣的出版社去進行。但這是可以談判的,可以透過雙方「審批」內容,而讓生意歸生意,讓彼此的出版品可以合法、公開、透明地進到對方的市場。郝明義說「出版、印刷、批發、零售」應獨立,四合一包裹談判,才能創意突圍,為台灣出版界找到生機。

我細讀他三篇文章,除去情緒字眼,可以體察他的深意。聯合報昨天的社論「詹宏志vs.郝明義:服貿談判犧牲了誰?」把詹宏志當前進派,把郝明義當保守派,今天的二版專題報導一樣只限縮談印刷服貿一塊,搬出林載爵說「怕甚麼」,憂心的人又成了保守派。我們看問題被長期綁架在二分法的簡單思維,錯了。大陸有黑格爾的正反合訓練,這樣我們會輸的呀!

我昨天用簡訊回答陳宛茜小姐的訪問,可惜她沒有寫出我真正想表達的。我有轉寄給您參考。我是順著郝明義的邏輯,既然兩岸要出版談判,就談大的,你給我一萬個書號,我也給你一萬個書號。內容的創造環境有了,印刷、批發、零售的開放才有意義。所謂「不要怕」,我們要說服台灣人民「不要怕」,我們相信台灣用有自主選擇生活的方式來抒發、思想、寫作,也不怕大陸用他們的思想入侵。

這需要政策溝通,如果連台獨基本教義派都可以接受這種觀點,我想我們就不必擔憂台灣業者被綁著寸步難行,而大陸業者可以長驅直入了。

謹供參考。祝福

安好!

榮文
2013.06.25

原文pdf檔請見此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相關文件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