答聯合報陳宛茜問:對策和期待  from遠流出版王榮文

昨天中時記者訪問前陸委會副主委童振源,他說此次服貿大陸幾乎都是「商業據點呈現」而非「跨境交付」的開放,未來台灣人才資金技術恐將持續流向大陸。童振源說,台灣缺乏完整戰略規劃,只希望大陸片面對台開放,以滿足部分產業利益,長期以往將使台灣錯失利用兩岸服貿開放拓展中國大陸市場的良機。這段訪問和郝明義點出的出版業須包裏談判異曲同工。

因為我們看得很清楚,中國有大戰略,台灣需要創意突圍。他們的大戰略:透過控制巿場來吸收和控制外地的人才和技術。過去印刷業過去了,沒有書刋准印証,只能當他們廠的下包代工。也許這回談判,地位提升了點。可以做的事多了點。但台商能印台灣書刋嗎?不能。就像誠品可以開書店,但要賣台灣書,要通過進口商、再過綠色通道繁體字審批這一関。萬一有一本審批過的繁體暢銷書,可以在台商印刷廠印嗎?

兩岸出版印刷批售書業能否創意突圍,找到彼此的利基?大陸要思想統戰,台灣要華文市場,各有所需。如果能避開文化談判的議題,只處理市場准入和經營限制議題,並且雙方都同意「意識型態內容彼此都有審批機制」,則郝明義所說四合一包窠談判、或者我主張的:從上游往下游談,雙方各給一萬個書號一百個刋號,讓彼此可以在對方的巿場公開透明地宣傳自己的作家、品牌,透明地展現自己的優勢,成就真正的產業交流。

這時候我們政府的配套措施就很重要了。原創出版品的獎勵補助如何有效進行?如何透過文創創投基金整合出規模、投資出版印刷批發或零售的大平台?

我們擔心台灣在談判中沒有雙贏的策略。有恐共症的當然害怕大陸媒體入侵。但不突圍他們還是變相的舖天蓋地的大規模的來了,而不談判我們去不了。我最近聽說了曹興誠先生建置「善蟻雄兵」網站的創意,他認為兩岸統獨問題要透過「公民投票的程序正義」來公開解決,而非政黨密室政治。深思可知其創意。

回答您具體問題:這次開放,如大陸有幾個省的出版印刷集團來台灣找伙伴,台灣能對應可獲利的大概只有永豐餘集團。其他的中小印刷企業有人會幫他嗎?出版社無能為力,還有學者會喊:巿場機制、優勝劣敗。兎死狐悲,未來自求多福。徐莉玲說,出版界能避免變成下一個台灣廣告界嗎?

如果大陸簡化繁體字准入的審批程序、如果更進一步同意書店可以賣台灣進口繁體字書。不無小補。但巿場不會太大。現在的議題既然兩岸無法封鎖交流就要直指要害:讓台灣的出版社可以產銷一體,用一個統一的招牌分立的品牌如台灣遠流或台北大塊,替作家開拓大陸簡體字市場,可以自行決定印刷、發行才是上策。當然我們也開放市場給他們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相關文件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