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用常識看服貿>之二

馬英九打的辯論算盤

六月二十日政務委員薛琦跟我解釋服貿協議的時候,我問他:「你們這樣事先完全不知會民進黨,不怕他們激烈抗議?」薛琦回了一句:「反正他們逢中必反。」

服貿風暴起來之後,不論民間抗議的聲音如何多元,以經建會主委管中閔為代表的政府官員,總想定性為「問題出在政治人物」,把問題給標籤化、簡化為藍綠對立。

馬英九總統要跟蘇貞昌主席辯論,是這個思路的延續。
馬英九說他想電視辯論,是因為目前政府對服貿的解釋「都是局部,不是全面」。兩個小時的電視辯論裡,馬英九的講話時間不過一個小時或再多一點。如果馬英九花這麼一點時間說的話,就能比整個行政團隊兩個多月的努力都更全面也更清楚,他可以把整個行政院解散了。
馬英九要辯論的真正著眼點是:

  1. 政府這次矇蔽國會的黑箱作業,違反民主程序,是一種偷竊民意的行為。現在民進黨願意跟他就這件事情來辯論,可以讓他把黑箱漂白,有台階下。
  2. 馬蘇電視辯論,可以真正把服貿協議標籤化和簡化為藍綠對決。一旦藍綠對決,觀眾的反應與其說針對政策議題而來,更大程度是針對馬蘇兩個人而來。很多藍營的人,對服貿雖然有疑慮,但是看蘇貞昌在反服貿,聯想到民進黨和陳水扁,反應就可能不同。辯論後的民調,他很可能就還是支持馬。
  3. 服貿協議造成這麼多抗議,政府各部門有太多漏洞和要交待、說明。現在由馬英九一個人出來辯,可以轉移焦點,減輕所有部會的補洞工作,把各部會原有的責任都模糊化。

蘇貞昌本來不必接這個碴。但他說辯論可以激起社會大眾的注意,並且要馬英九無法迴避。這可能很難。看馬英九最近的談話,就知道他不會真正回應挑戰,而只檢他想回答的說。像蒙蔽國會的黑箱作業這麼一個民主社會的常識問題,馬英九就仍然拿些談判的技術性問題來轉移焦點。同黨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在最近的演講裡特別提到「行政部門的專擅很要不得」,他都不理會,怎麼可能和你的辯論有交集?

馬英九也不會擔心蘇貞昌咄咄逼人。蘇貞昌越咄咄逼人,藍綠對決的氛圍越高越好,也正好可以讓他氣定神閒地總結一句民進黨「逢中必反」。

所以,電視辯論只是馬英九的煙幕彈。他要搶在立法院開議之前來辯論,真正的目的是借由藍綠對決的氛圍,找回支持他的基本盤,營造一些有利於他的民調,然後有理由在立法院押著國民黨立委投票部隊前行,把服貿協議全部通過。

 

關心服貿議題的人,應該注意這場電視辯論,但不能把馬英九的煙幕彈當成真正的戰場。真正的戰場還是在立法院。

我們始終應該追究:簽這麼一個對台灣前途影響如此巨大的協議,行政部門怎麼能完全不知會國會,包括同為執政黨的立法院長?立法院開議之後,我們必須要求行政部門從頭說明談這個協議的主其事者是誰,用什麼策略談的,為什麼會出現現在的結果,以及到底會給我們帶來什麼機會,又會給我們產業、社會、國家安全帶來什麼風險。
馬總統想在這些事情都沒交待清楚之前就由立法院審查和表決通過,是完全不負責任的,也別怪人家懷疑他的動機。

 

*本文表於蘋果日位版表於<評論>@天下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相關文件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